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“文具刺客”“文具贵族”成收割家长钱包的利器

2022-11-23 21:47:33 2470

摘要:前两天,在辽宁省沈阳市读大学的小王在学校附近的文具店买了支荧光笔,付钱时被告知价格为23元。虽然觉得有些贵,小王还是买下了,但让她郁闷的是,走出文具店在网上一查发现,同款荧光笔网店3支才卖28.5元。小王是一名文具收集爱好者,喜欢购买款式各...

前两天,在辽宁省沈阳市读大学的小王在学校附近的文具店买了支荧光笔,付钱时被告知价格为23元。虽然觉得有些贵,小王还是买下了,但让她郁闷的是,走出文具店在网上一查发现,同款荧光笔网店3支才卖28.5元。

小王是一名文具收集爱好者,喜欢购买款式各异的文具。她发现,近年来文具种类越来越多、款式越来越花哨,价格也是水涨船高,而一些商家对高价文具未明码标价,有时结账价格之高让人瞠目结舌。

“现在的文具真的太贵了。”来自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辽宁的多位家长近日就此话题接受《法治日报》记者采访时感叹道,市场上有一些样式新颖、功能繁多的文具动辄几十元甚至上百元,在俘获学生的同时也成了收割家长钱包的利器。一些家长将这些文具形象地称之为“文具刺客”“文具贵族”。

“文具刺客”“文具贵族”为何出现?目前又有多少“刺客”“贵族”潜伏在文具市场中?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
部分商品没有标价

涉嫌违反法律规定

有香味的水性笔、莫兰迪色的荧光笔、涂层高级的学习纸……当下文具界也逐渐“卷”了起来。来自企查查的数据显示,2022年上半年我国新增文具相关企业近140万家。

近日,记者走访天津、辽宁沈阳等地多家线下文具店后发现,位于商场中的潮玩文具店大多对商品归类清晰、明码标价,但一些学校、社区附近的文具店则不太理想,消费者想知道价格需要自己开口询问或扫码。

记者来到小王常常光顾的一家文具店,该店半地下室和一楼被店主分隔成了两层,店里摆满了各类文具,国内外品牌一应俱全,一些商品被贴上了价格标签,一些进口品牌的商品则没有。对于为何要区别对待?店老板解释说:“贴不贴价格都没关系,附近学校的学生对商品价格都有所了解。即使不了解,想买时也可以询问收款员。”

该店老板在自己“朋友圈”中也展示了大量商品,记者注意到,其未对大部分商品标注价格,只宣称“有折扣优惠”。

“有些文具店用折扣吸引学生,实际上把价格定得很离谱,还不明码标价,如果消费者不了解这些文具的价格,在付款时很容易被‘吓’到。”小王说。

来自上海市青浦区的家长李先生告诉记者,他家附近商场有一家杂物社,里面售卖大量文具,但都没有商品信息和价格,2022年9月开学前,他带孩子去挑选文具,孩子看中了一款带卡通图案的自动铅笔,结果一结账发现,4支笔56元。

“早知道这个价格,我绝对不会买,即使买也不会买这么多支。”李先生吐槽说。

记者调查发现,除了线下店铺外,一些电商平台在销售文具时存在“驴唇不对马嘴”的标价行为。如某电商平台同一商品链接中常包含多种尺寸、数量和价格的商品类型,有的商家将商品缩略图标价定低,吸引顾客点击,但实际商品价格并不是缩略图的标价。

一家店铺对某品牌笔记本的定价为2.08元,待记者进入链接时发现,2.08元并不是笔记本的实际价格,而是活页纸连接环的价格,笔记本的实际价格为26.8元至40元不等。

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叶林看来,使用是文具的首要功能,但有些经营者在文具基本功能的基础上,附加了一些新的设计,或者增添了某些文化因素,以此吸引消费者购买。这种做法本身不违法,但如果不明确标价,容易让消费者产生误会,属于误导消费。

叶林认为,文具类商品交易中经营者不予明码标价,违反了一系列法律规定,涉及价格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,其核心是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。

“2022年7月1日起施行的《明码标价和禁止价格欺诈规定》明确,经营者应当以显著方式进行明码标价,明确标示价格所对应的商品或者服务;价格法也明文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和服务时必须明码标价;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了消费者知情权,并规定‘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应当明码标价’。”叶林解释说。

一些学生盲目攀比

刺激文具刺客盛行

“文具刺客”“文具贵族”为何会在市场上大行其道?记者随机采访了天津、沈阳等地10多位买过高价文具产品的初高中学生,有7人称自己无意中招“文具刺客”,“不好意思询价,付款时发现价格惊人却不好意思放回”。

天津的小吴是一个性格腼腆的高二女生,她向记者回忆其遭遇“文具刺客”的经历:“那天放学时文具店人非常多,大家都在排队,排到我时收银员告诉我一个本和一支笔共计32元。我提出疑问后,才被告知它们的单价,其中本子是未标明价格的贵价商品。但当时排队交钱的人实在太多了,还有熟人在,我只能硬着头皮买下了。”

和小吴一样,有不少人因为“害羞”“社交恐惧症”等,付款时发现高价仍无奈买下,同时也有一些人跟风攀比,心甘情愿为高价文具买单。

裴女士在天津一所初中担任政治老师,她发现自己班级的学生们非常重视文具的样式,有攀比跟风的现象,而一些家长对孩子较高的文具消费也持支持的态度。

“水性笔对学生来说是易消耗品,而有的学生使用价格高昂的水性笔,还的还是所谓的限量款,学生之间互相跟风比较,今天甲同学买了什么新奇玩意,乙同学放学后就会去买一个一样的或者更新奇的,价格节节攀升。”裴女士会在课余时提醒学生,但效果不佳。

天津居民孙女士是一位初二学生的家长,她道出了为何不少家长支持孩子买高价文具:“大家都有就我孩子没有,孩子会觉得低人一头;再说为了学习在文具上多花点钱也值得。”

“‘文具刺客’‘文具贵族’的出现受多方面影响,从商家利用消费者心理来看,学生对文具的需求量大,部分商家利用家长不惜一切代价给孩子良好教育的心理,通过孩子‘绑架’家长。同时相关监管也存在一定的漏洞。”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说,目前文具的价格由市场调节,既不属于政府定价的范畴,又不属于政府指导价的范畴,如果商家违背诚信原则,滥用定价权,会严重损害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。

引导消费强化监管

督促商家守法经营

关于如何治理“文具刺客”“文具贵族”,叶林从消费者的角度提出建议:一方面消费者在付款时发现此类情况,应停止购买和支付,不要出于面子而继续付款;另一方面,消费者发现商家不明码标价的,要及时向市场监管部门投诉和举报。

“由于文具购买者大多是未成年人,因此需要家长适度帮助未成年人作出合理选择。例如,家长可以为孩子设置资金额度,让未成年人在购买文具时精打细算。”叶林说。

刘俊海提出,文具的重要功能是用于学习而不是用于炫耀,有很多高价文具安全性未必过关,可能通过呼吸、接触有毒有害的化学品对孩子的健康造成损害。因此家长和孩子要树立理性、科学的消费理念,抛弃相互攀比的心理,坚持简约环保实用的性价比原则,努力实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。

“希望商家胸怀对法律的信仰之心,对风险的敬畏之心,对消费者的感恩之心,既要算好法律账又要算好商业账。不明码标价、价格虚高、质量堪忧等问题,客观上会影响孩子和家长对产品的评价,贬损商家信誉,得不偿失。”刘俊海说,尤其要专注于文具安全性、环保性和实用性,不要花里胡哨,文具是学习用具,不应具有炫耀身份、奢侈品的功能。

“对于公众反映强烈的文具不明码标价问题,市场监管部门应当及时关注并督促解决,既可以向这些商家发出警示,也可以对违法者予以处罚。”叶林说。

作者|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韩丹东 实习生 杨蕙嘉

来源: 法治日报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